超大防务

进入论坛
超大防务 > 历史回顾 > 泣血的记忆:从回忆录看南京大屠杀中的中国与日本   第1/3页

泣血的记忆:从回忆录看南京大屠杀中的中国与日本

内容来源:超级大本营军事论坛    文章作者:一起来讨论 何流    发布时间:2016-12-13 12:19

  抗战期间,相对于技术和物质层面的差距,中日双方在国民状态层面的差距更大,因此而导致了自918起一触即溃和背叛投敌等情况的接连发生。

  从当时的社会层面分析,虽然广大知识分子、学生以及工人阶级已经开始觉醒并发出声音,但是占比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以及底层民众整体的精神状态与晚清时期相比并未发生明显转变。包括士兵在内的整个中下阶层,精神状态的提升仍然不显著,并非麻木不仁,而是单纯无知,这就引发了一系列的灾难性后果。

泣血的记忆:从回忆录看南京大屠杀中的中国与日本

侵入南京郊外的日军坦克车队

  通俗的讲,中国这边是“民不知有国,国不知有民”,可怜的人民和大量的士兵只是想在乱世中苟活,他们不希望战争,甚至并不仇恨日本人,日本那边却是已被整个社会氛围动员起来的“野兽军团”,这两边进行碰撞的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当然这也造成了几十后双方形势的逆转,日本人将不得不面对我们的“复仇”。

泣血的记忆:从回忆录看南京大屠杀中的中国与日本

1937年12月,日军强迫中国百姓为其运输给养

  下面我们来看看几个故事,并在大脑里重建当年的社会状态和人们的精神状态,请大家一定要认真注意里面的每一个细节,一定要不带情绪的认真思考,这样才能有所感悟。

山崎宏:杀老百姓 让老百姓跪成一排 倒捆双手 一个一个地砍头

  第一个故事是方军采访最后一名滞留中国的侵华老兵山崎宏的故事。

  几十年后,他还反复问方军:“中国人为什么要跪?他们为什么不反抗?他们跪在那里,面前的石头和土就是武器,随便抓起来都可以反抗。”

泣血的记忆:从回忆录看南京大屠杀中的中国与日本

放下武器投降的国民党军人,被双手反绑,像牲口一样被日军屠杀

  方军告诉记者,山崎宏参军的时候并不知道会有这么残酷的杀戮,而且杀的都是无辜老百姓。山崎宏出生在日本冈山县的一个医学世家,家里姐弟三人。山崎宏12岁那年,父亲得了肺结核,母亲操劳过度,双双病死。从医学院毕业后,山崎宏子承父业,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汉方医师。 1937年,日本举国征兵,有两个儿子的山崎家必须有一个服兵役。按照日本传统的长子继承制,有弟弟在,哥哥就不必出门去服兵役。

  “不去要割头。”山崎宏之后回忆说,他起初并不知道为什么要到中国,“从塘沽下来之后没有马上打仗,后来才知道来打仗了。” 作为行医者,山崎宏无法忍受日军的暴行。很快,他决定逃跑。

  102岁的山崎宏是在72年前的卢沟桥事变时,随侵华日军步兵第10师团师团长矶谷廉介中将,及其步兵第10联队联队长赤柴八重藏大佐所统领的部队到中国来的。

泣血的记忆:从回忆录看南京大屠杀中的中国与日本

日军悬于南京郊外用于观测炮击情况的气球

  当时,军医山崎宏已经30岁了。山崎宏说他实在看不下去侵华日军一路烧杀的行为,逃离了日本军队。一路要饭,希望通过山东半岛的尖上,坐船回到日本国去。可惜,连年的战火、连年的战祸使他寸步难行。久而久之,他放弃了回日本国的念想,他要以赎罪的方式,以在中国“为人民服务”的实际行动,来为日本民族在战争中所犯罪行赎罪。

  山崎宏:“第十联队在天津一登陆后,就一路烧杀抢掠。”

  方军:“日军第十联队遇到中国军队的抵抗了吗?”

  山崎宏:“我虽然是军医官,但是,我也知道战争的基本情况。”——没有遇到抵抗。

泣血的记忆:从回忆录看南京大屠杀中的中国与日本

日军搜捕、捆绑大批南京青壮年,押往郊外集体屠杀

  方军:“那么,那么第十联队都杀些什么人呢?”

  山崎宏:“杀老百姓!让老百姓跪成一排,倒捆双手。一个一个地砍头。就听‘哐’一声。砍掉一个脑袋。再‘哐’的一声又砍掉一个脑袋。成排的老百姓也不跑,他们伏地磕头,喊:‘老爷——!’,‘——太君,饶命吧!’——鲜血淋漓!——我是医生呀!于是我连滚带爬、气喘吁吁地找到赤柴部队长:‘快住手!快住手!停止杀人!我是医生!’赤柴部队长狞笑着,让他的卫兵拖下皮靴抽我的脸。我尽量站的笔直,把脸向着天。我的脸上挨一下皮鞋的抽打,我就大喊一声:‘——哈依!’再挨一下抽打,就再高喊一下‘——哈依!’大庭广众、众目睽睽呀!赤柴部队长叹了一口气,说:‘这个呆子!(巴嘎)!算了吧!’”

  山崎宏对方军说:“……我就因为这种无情的残暴,无情的侮辱,我才决心逃跑的。”

泣血的记忆:从回忆录看南京大屠杀中的中国与日本

日军向中华门发起了冲锋

  从卢沟桥事变,到日本投降的8年里,关于山崎宏的信息,只留下了寥寥数语:

  一、 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逃离日本军队。一路乞讨,而中国人看这个日本兵可怜,摒弃憎恶,给他一些食物。使他立志,要报答中国人的恩情。

  二、 山崎在济南一家公司里当仓库保管员。常常接济生活苦难的中国人。

  三、 山崎是医生,精通儿科。消息不胫而走,四方百姓都抱孩子找他看病。

  方军采访过侵华战争期间在山东泰安车站驻守的侵华日军59师团老兵盐谷保芳。从他保留的一些照片看出,侵华日军在山东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泣血的记忆:从回忆录看南京大屠杀中的中国与日本

日本士兵在战壕里对被俘的中国士兵用刺刀进行刺杀,其他日本士兵则在战壕边缘观看

  如果山崎宏是“无心谢罪”、“无意忏悔”的话,他在日军全面侵华的8年之中的任何时间内,都可以走出来,回到侵华日军的嚣张行列里。

  所以笔者相信日军军医山崎宏在侵华战争期间,没有干过任何有损中国人利益的事情。

  当然,这些只是这是笔者推理的情景。
(请翻阅下一页)


123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大事记 |

© 2002-2019 超级大本营军事网站 www.CJDBY.net 京ICP备13042948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1 | 违法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410849082

声明:本网站只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超大军事网认同其观点和立场,以及认同文中所述皆为事实。资料均源于网络,如有侵犯你的利益,请与我们联系。